2018年06月22日 星期五

《山楂树之恋》编剧肖克凡:将岁月积累的开关启动,与时代相融合

来源:南方日报 2018-05-25 09:12:03 记者:何建文

知悉著名作家肖克凡(如图)来到了东莞市樟木头镇观音山,笔者特地前去造访。与肖克凡碰面时,他正走在观音山的古栈道上。沧桑的栈道、清爽的山风、葱郁的绿意,肖克凡行走于其中更带劲。此次,肖克凡随同中国著名作家广东行采风团走进观音山,“感觉非常好,‘都市森林’让我留恋。”这是肖克凡第二次走进观音山,由衷地发出感叹。

肖克凡著作众多,曾参与张艺谋导演执导的影片《山楂树之恋》。将生活写在作品里,抒发对往事的触动,成就了肖克凡一部部记录历史痕迹、写照时代变迁的作品。他认为,一个作家积累的都是往事,将岁月积累的开关启动,与时代相融合,让记录更具厚重感。

“写作者须是有往事的人”

“我即将推出一部长篇小说,书名叫《旧租界》,背景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。当时天津有九国租界,生活在租界内与外的人都是不一样的。”肖克凡说,作家需要用文化视角看待问题,用具有思辨性的眼光观察时代的印迹。

“写作者须是一个有往事的人。写作本身就是对往事的咀嚼与回望,一个不珍惜往事的人,很可能缺乏心灵生活,这样的健忘者不可能成为好作家。”谈起走上写作这条路,肖克凡表示,人生往事的起点是童年,而写作出发地亦是童年。无论来自农村还是城市,一个作家终生为童年经历所注定。

他认为,以往的积累与今天的触动相融合,如同开启一个感情的开关,将感情的要素调动起来,发挥想象,将感受生动地呈现。

纵观肖克凡的作品,突出的一个关键词是“天津”,大众熟悉的民国帮派家族情感大戏《天津大码头》就是改编自他的同名小说。

作为一个地道的天津人,肖克凡认为对天津的关注是“自然而然的事”。

上世纪90年代中期,肖克凡推出了反映天津地域文化的“津味小说”,《天津大码头》《赌者》《天津大雪》等一系列小说主要反映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天津风貌与人物。肖克凡说:“肯定是我有所发现,才会写天津这座城市,除了关注天津的城市演变,还要诠释人与城市感情的演绎。”

当今文坛,为迎合时代的变化,吸引更多的关注,不少作家在创作时纷纷凸显“特色”,甚至冠以流派趋势等,重形式而非内容。肖克凡认为,这样的现象存在许久,当下各种形式的写作,只能说每个写作者的性情不一样,亦可能有各自的需求,这是无可厚非。我只能说我写作是一直在写自己的感受。

面对电子阅读的崛起,肖克凡注意到更多的创作形式出现,包括网络化、时尚化的作品逐渐充斥大众的视野。而肖克凡反而一直保持本土的味道,甚至充满乡土气息。肖克凡说:“时代在发展,阅读习惯在变化,作为写作者要接受变化的现实。这类文学创作有一套固有的表达方式,需要有娴熟的驾驭能力才能写,我还没到尝试的阶段,像一个小孩还没学会走路怎么就能跑起来呢?”

“我写作二三十年了,始终在写自己有感而发的东西。”在肖克凡看来,写作是一种表达,尤其是一种自我表达,每天的生活经历都成为其生活积累,从而转化为写作资源。

参与《山楂树之恋》的编剧

谈及参与《山楂树之恋》的编剧,肖克凡笑称:“颇具情节的。”

原来,起初肖克凡被张艺谋请去“谈一谈”,几天下来谈得很投契,不过编剧并没有选定他。后来,原定的编剧生病了,张艺谋马上想到肖克凡。

“我是来‘救场’的。”而此时的肖克凡,正在给他的小说《生铁开花》收尾。他加班加点将《生铁开花》完结,便开始全身心投入《山楂树之恋》的编剧工作。

肖克凡说,《山楂树之恋》让我对那个年代的感情深有体会,也让我接触了不少电影人,了解到他们的往事,这些都可能成为今后创作的素材。

张艺谋对电影的执着追求,给肖克凡留下深刻的印象。“有一次谈剧本,我们谈了近10个小时,直到凌晨,他还意犹未尽。”

肖克凡坦言,从张艺谋身上学到很多东西,尤其是其对创作的执着让他很受启发。张艺谋非常尊重编剧,即使他非常清楚剧本的细节,但还是就一些细节精益求精。为了追求最好的表现效果,他非常认真地思考,对于一些问题会反复琢磨。“这点特别好,是很好的艺术家品质。”肖克凡说。

“都市森林”是创作灵感的源泉

从《黑砂》到《机器》,再到《生铁开花》,肖克凡自上世纪80年代起创作了一系列工业题材的小说,名声越来越响。此次他来到东莞,东莞作为世界工厂,工业题材丰富,自然受到肖克凡的关注。

肖克凡说,为什么工业题材不好下笔,大家对这类题材存在认识误区。从文化角度来看,农村题材之所以吸引人,是因为有自然风光还有人际关系,而工业题材呈现机器生产的较为单一的画面,似乎可采集的素材不多。其实不是,工业本身就是一种文化,透过事物的特质,从文化角度来观察,剖析一种文化现象,这是完全可行的。只是角度不同,效果亦是不同。

“来到东莞观音山,直观感受就是来了‘都市森林’,这里可以带来很多的创作素材,能够激发创作的灵感。”这是肖克凡第二次前来观音山采风,用他的话说“两次感觉都不一样,但是都很好”,他对观音山的一处一角都细细地品味。

肖克凡说:“东莞观音山不仅风光怡人,而且象征着一种崇尚平静自然的心态,我作为文学工作者对此特别感兴趣。国内名山很多,都有不错的风景,但是观音山却给我特别的感觉,这是位于世界工厂的‘都市森林’,这座山被赋予更多的都市灵气。”

“只要一提城市就好像与大自然没啥关系,到处都是水泥建筑。东莞这个城市却很不同,产业发达,自然风光也保持得不错。”在肖克凡眼里,单纯谈森林没多大新奇,都市森林却不一样,这是位于产业发达的都市的一片绿色、一方净土,如同喧嚣都市的世外桃源。正因为这样,观音山才让大家眼前一亮。大家一直认为东莞只是工业城市,没想到自然环境那么好,确实是难得。

都市森林因为拥有鲜明的特色,与城市融为一体,虽然没有山山水水那样纯粹,但是由于具有独有的复杂性,很接近文学创作的精神内涵,因而更好地激发创作的灵感。

“工厂生活是我获得文学素材积累的第一桶金。”肖克凡说,小说《黑砂》以及“黑砂系列”作品,就是取材于自己当年在工厂做翻砂工的经历,有了生活积累才有更好的创作源泉。1988年进入作家协会成为专职作家之前,他先后在工厂、机关待了十多年,这些经历都是宝贵的财富。

“观音山给我印象很好,也很亲切。”于肖克凡而言,踏访观音山,如同从一扇窗口观察樟木头乃至东莞的产业发展,同时感受城市的变化。

肖克凡说,东莞观音山搭建好交流平台,推动文学创作大有作为,以后可以出台一些鼓励措施,更好地培养人才、聚集人才,除了在意识上要坚持之外,还需要采取更多的方式,积极关注与推动文学发展,将之做成产业、打造成事业。

肖克凡:天津市作协副主席,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,为张艺谋电影《山楂树之恋》编剧。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写作,著有长篇小说《鼠年》《原址》《天津大码头》《旧租界》等八部,小说集《赌者》《你为谁守身如玉》《蓝色鸟》等十五部,散文随笔集《镜中的你和我》《我的少年王朝》。长篇小说《机器》获中宣部第十届“五个一”工程奖、首届中国出版政府奖,并入围第七届茅盾文学奖。长篇小说《生铁开花》获北京市文学艺术奖。

【记者】何建文


负责编辑:莫凤英

关键词:
版权声明:
• 凡注明“东莞时间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•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时间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邮箱: (请将#替换成@) 处理时间:9:00—17:00
  • Copyright©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|
  •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  |
  • 粤B2-20090260  |
  • 法律顾问: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