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

因饰演《我的前半生》中的小三,吴越遭遇网络暴力

来源:新京报 2017-07-14 16:12:59 记者:张坤玉

对于“凌玲”,吴越说从没想过要把她演成“心机女”。图片来自该剧官微

 电视剧《请你原谅我》

电视剧《假如生活欺骗了你》

电视剧《生命中的日子》


吴越:听到有人为我申冤眼泪都下来了

从最开始的愤怒到觉得可笑,再被很多为她申冤的人感动,过去的一周对于演员吴越来讲,既痛苦又无奈。

因为在热播剧《我的前半生》中饰演“第三者”,吴越的个人微博遭遇了一大波网络键盘侠的攻击,她因此关闭了微博的评论功能,“对于关闭评论这件事,我有我自己的保护措施,我有我的脾气。我是不会允许一个陌生人闯进我的地盘的,微博是我的自留地,哪怕别人跑到我家门口,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但是跑到我家里,不行。”

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,吴越说,在《我的前半生》开播前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一番经历。“观众看进去了开始批评你,我觉得没有问题,把演员也骂进去了,我也可以理解,但是完全地咒骂和毒骂,我不能理解。不过后来我想了一下,觉得没有必要去辩论这个事,我也不可能去跟每一个人讲,作为演员我是怎么去演这个角色的。”

到现在,她已经可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,而这样的心态变化,大概经历了五六天的时间。“觉得挺可笑的。我今天还在想如果某一天有人往我身上扔鸡蛋我会怎样?我想,我只能去弄干净,然后继续往前走,不然呢?”

这几天,采访吴越的人很多,“昨天我做了五个采访,前面四个采访,我很嘴硬,一直在回应我关闭微博评论的原因,到了最后一家,那个记者说现在好多人都在为你申冤,都说你演戏演那么好,不应该被骂。我一下就失控了,有一分钟根本说不出话,眼泪都下来了。这几天,我听到这样的声音,觉得他们都是天使。我说,人在面对所有暴风雨的时候还是蛮勇敢和坚强的。但是在温暖面前,没有任何抵抗力。”

吴越:没勇气再演“凌玲”这样的角色

之所以决定出演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中的“凌玲”,吴越说全因好闺蜜海清的推荐。

“海清跟导演沈严关系很好,某次在讨论起《我的前半生》时,海清想到了我,就推荐给了沈严。当时海清给我打了一通电话,她说这个角色不是通常意义上的‘第三者’。他们说戏不多,就100多场,在上海拍,我还可以回上海,觉得很不错啊。”

虽然该剧播出后,这个角色在网络上引发了不小的争议,但吴越告诉记者,在她最初塑造“凌玲”这个角色时,其实并没有从“第三者”的角度出发,她更想表达的是从爱情到婚姻后迷失的“初心”。但遭遇了这样的一番经历后,她说“已没有勇气再演这类角色了。”

《我的前半生》

关于“凌玲” 第一次演反面角色我也紧张

虽然吴越不愿认同,但《我的前半生》中的“凌玲”已经成了网络上“小三上位顶级楷模教科书”。对此,她很沮丧,“我当时在塑造‘凌玲’时只想了两个方面,一是让这个人物丰满,第二就是让她完成她的功能性——让陈俊生跟罗子君离婚,这样剧情才能往后推动。”为了让“凌玲”的言谈举止更有逻辑性,吴越下了不少工夫。“比如第一场戏,我跟孩子的那段对话,就是我写的。”“凌玲”没什么钱,剧情开始时她就已经跟罗子君的丈夫陈俊生在一起了。吴越希望通过跟儿子的对话把这些人物的历史交代出来。“我遇到了非常好的导演和编剧,他们对我的想法很认可,我们一点点地丰富,才有了现在‘凌玲’的样子。从我的角度讲,我对她的设置就是她爱这个人,所以她是愿意的。但现在大家却说她是成心的、有计谋的,这我真没想过。”

而在戏外,吴越曾经发过一条微博,“2016的那个‘凌玲’,辛苦不易”。这个“不易”有塑造人物时付出的心血,“一开始我也紧张,因为我从来没演过反面角色,以前演的都是正面角色,也总演女一号,所以首先我要接受这个角色,还要爱她,正常人一上来都会抗拒这样的人设,但是我要演好她,就要克服这些。”除此之外,不易也来自生活,在拍摄这部剧的当下,吴越的生活中发生了一些变故,“当时特别感谢导演,他说吴越你任何时候有需要都可以请假,我一边工作一边解决自己的事情,很辛苦。那个冬天,我过得不易。”

问她,再遇到这样的人设,还会接吗?吴越笑着说:“近期估计没有勇气了。”

关于“第三者” 爱情来了之后,是忘我的

吴越曾说过“凌玲是很多人的宿命”,“现在很多人说到‘凌玲’喜欢提到‘第三者’。其实我最初拿到剧本时,点并不在‘第三者’上面。我是在想一个人那么那么想要一样东西,而且为此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,得到之后又是什么样的?我发现生活中,其实大部分人走着走着就离开了。”

接受采访的前一天,吴越刚刚和几个好朋友吃过饭,“她们带着自己的儿子,一个18岁,一个22岁,都要去美国念书,有一个已经是纽约大学二年级的学生,我们在说大人的事情,他们在旁边特别热烈地讨论在学校会怎样,美国的教育是怎么样的。我就跟我朋友说,你看,这就是恰同学少年。可是等他们到了中年,再回想这个画面,可能有的人已经离开很远了。‘凌玲’即是如此,吴越可能也是如此。”

她拿自己举例子,“比如我有一次拍戏等的时间有点久,就有点不高兴,后来我想了想,在读戏剧学院的时候,人家有戏找你拍就不错了,哪怕等一整天也很高兴,现在怎么等半个小时、一个小时就要抱怨呢?所以当你越走越远的时候,有自知的话,回头看一下,才不辜负年轻时的自己。所以王朔说‘年轻有什么了不起的,你老过吗?’如果当你老了,还不忘初心,才是最棒的,其实‘凌玲’这个角色,我是放了这些东西在里面的。站在她的角度想,你的儿子怎么办?我的儿子怎么办?我应该怎么办?当爱情来的时候是不分你我的,都是忘我的,等结了婚之后,就有了你的和我的,在这个漩涡里面就迷失了自己。这是我最感慨的一个地方,所以我特别想在‘凌玲’这个角色里面去说这样的话,但很遗憾,大家只对‘第三者’敏感。”


负责编辑:官登禄

版权声明:
• 凡注明“东莞时间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所有。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•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时间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邮箱: (请将#替换成@) 处理时间:9:00—17:00
  • Copyright©Dongguan DailyAll Rights Reserved |
  • 东莞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中心版权所有  |
  • 粤B2-20090260  |
  • 法律顾问:广东理而行律师事务所